格格党免费小说 > 都市言情 > 红黑阵营模拟游戏 > 第201章 第二百零一章
    那月跟着带路的琴酒走进会议室的时候, 长桌对面的女性并没有发现单面镜后面多了两个人乌丸莲耶一向把自己的身份隐藏重视得很好,和下属见面都要隔着灰蒙蒙的单面镜,那月乐得省事, 他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年轻boss施施然坐到唯一一张真皮座椅上,屈指轻敲桌面,一旁的琴酒收到指令后上前一步在占据整面墙位置的镜面玻璃上操作, 三两下打开了联通单面镜内外的通讯装置。

    琴酒没有特意观察赤江那月的表情,他知道对方明明是第一次来这座所有设施基本都独立于其他分基地的囚笼,却对这间会议室的设施抱着熟稔的态度,光是这一点就很奇怪。

    毕竟一般来说, 这个地方只有先代boss和他这种心腹才能进入,不过琴酒转念一想也释然了,卡路亚既然在二十多年前就加入了组织, 不知道这么多才不正常。

    他倒不是没想过卡路亚会不会也和贝尔摩德一样被做过实验,才会看上去青春实则内里朽烂, 只是这个可能性并不高, 尤其是在琴酒想起自己从前确实是有在贝尔摩德身边看到过幼时的赤江那月其人后。

    二十年前, 琴酒还没有这个代号,只是组织里有天赋的少年杀手而已,那段记忆对他来说寡淡又无趣,琴酒本人同样不是喜欢缅怀过去的类型, 所以时隔这么久他才彻底想起来。

    仔细回忆的话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他们之间既没有剑拔弩张也没有所谓烂俗的救赎情节,琴酒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记得贝尔摩德身边似乎有过一个红眼睛的小疯子,对他来说, 那的确是个不重要的插曲。

    要是那个小疯子真的是小时候的卡路亚, 琴酒就更不惊讶对方会当上组织现任的boss了。

    黑泽阵今天的任务目标本来是那栋楼里的某个议员, 之所以说是本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任务被抢了。

    瞄准镜里,没有拉上窗帘的房间中央背对着他站着一个矮小的人影,目测年龄在国小低年级范围内,脸侧的碎发被血渍黏连着,举起的手心里正捏着他任务目标的脖子。

    五分钟前,蹲点了半小时的黑泽阵发现那位议员忽然拉开窗帘,他刚想趁好机会收割目标人头,大腹便便的议员先生就从背后被捅了一刀,几百码外的黑泽都能看到染着血的刀尖直接穿透了议员先生的腰腹。

    不知道是不是行凶者故意为之,议员先生被捅穿的地方刚好是肾的位置,不过在看到凶手之后,黑泽阵划掉了这个猜测。

    他估算了一下,对方捅肾可能只是因为个子太矮。

    发现目标被抢先后少年杀手也打算撤了,他是不介意撤离前顺手把那个奇怪的小鬼杀了,可惜组织的代号成员贝尔摩德给他发了消息警告他不能对那个小鬼动手,还要他忘记自己看到的一切。

    黑泽阵相信,要不是因为他过段时间也能拿到代号,杀人的天赋还是那位先生都亲口称赞过的高超程度,贝尔摩德那个女人绝对不可能对他仅仅停留在威胁上。

    估计直接来杀了他灭口都说不定,不过到时候死的是谁就不一定了。

    他低头看了眼邮件,再抬头看回房间里的时候,发现那个议员居然还没死,面如金纸在小鬼手里抖个不停,这倒是稍微引起了黑泽阵心里的一些兴趣,他想顺便看看小鬼要怎么杀死自己的目标。

    根据黑泽阵后来在心底认定那个一面之缘的家伙是个疯子这一点,不难猜出他看到了什么。

    哪怕黑泽是在组织长大的杀手,后面的画面血腥程度也有点超出他想象画面了,在那之前,他都不知道一个体型肥胖的中年男人可以流出那么多血。

    手里拎着刀的小孩似乎也没想到这事,少年杀手透过瞄准镜都能看到那小鬼背在身后的另一只手悄悄抓着窗帘擦了擦。

    他头一次感觉到吐槽的冲动,还好最后还是忍住了,同时懒得继续看下去,收拾收拾狙击装备转身就离开了那一处天台。

    这也许就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又或者说,只是琴酒单方面见过而已,毕竟那个时候他们谁也想不到过去了二十年之后两人会变成上下级。

    少年杀手变成组织的狼犬,脑子有问题的小疯子当上组织的掌权人,勉强能算是久别重逢,是吧

    琴酒一点也不想回忆起这件事,因为这会让他产生一种自己竟然二十年前就注定了要被卡路亚折磨的错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